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风水传奇故事 >> 命相传奇故事系列之二

命相传奇故事系列之二

2011-08-04 18:03:48 来源:中国风水家协会 浏览:1267732
 

命相传奇故事系列之二


中国风水家协会

千古文圣   占得贲卦终失意

 

据《孔子家语》记载:孔子常常为自己的前程占卜。有一次,他占了一个名叫山火贲的卦,一下子显得非常忧伤和失意。弟子子张就问他:“老师啊,听占卜的人说,贲卦是吉利的,而先生您却忧伤、失意,这是为什么呢?”孔子回答说:“因为贲卦,在《周易》来讲,山下有火谓之贲,贲者,有杂色成文之象,有修饰、文饰之义,本来不是正色。对于色质来讲,黑与白才是正色。今天占得贲卦,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啊。我听说丹漆不需要文饰,白玉勿需再雕琢,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它们质地好,就不再需要文饰了啊。”
   
其实,贲卦是个文彩卦,表示孔子会在文化上有一番作为,可是他却一直想在政治上施展自己的抱负,因此占了个贲卦才那么忧伤和失意的。
   
孔子在50岁之前,雄心万丈,奔走游说于列国之间,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,希望能建立一个和谐的礼治社会。可是年已半百,仍然无所建树,他想在《周易》里面找到原因。他占了一卦,卦名为“火山旅”,那时他自己还不会解卦,只好去问商瞿。商瞿给他解卦说:“先生您有圣人的智慧,却没有圣人的权位啊。”孔子一听,身子凉了半截,不由得老泪扑簌簌地直往下掉,哀伤地说:“凤凰不向这里飞来,黄河没有龙图出现,这是天命啊!”从此便开始苦读《周易》,行则在囊,卧则在席,把那竹简书硬是读散架了三回,终于才了解到了“人生有命”的真谛。

三国管辂  自占寿限四十八

 

据《三国志·管辂》记载:山东人管辂,容貌丑陋,不讲礼仪,言谈怪异,性好嗜酒。从小喜欢观察天上的星辰,遇到人就问星辰的名字,常常在晚上不睡觉地观察,父母也拿他没治。他常说:“连家鸡野鹊都知道报时和报喜忧,何况是人呢?”在与小孩一起玩耍时,他就在地上画星辰,大人们见了都叹为奇才。成人后,管辂又精研《周易》,远近闻名。
   
有一次,管辂经过毋丘俭的墓地,倚树而叹:“林木虽茂,无形可久,碑言虽美,无后可守。玄武藏头,苍龙无足,白虎衔尸,朱雀悲哭,四危以备,法当灭族,不过二载,其应至矣。”意思说,墓地的树木虽然茂盛,但坟墓不能保持长久;碑文虽然写得很好,但没有后代可以看守;坟后的玄武山缩着头,坟左的青龙山没有支脚,坟右的白虎山逼窄直硬,坟前的朱雀山不能关锁水口,四种危险的地相都已齐备,这是要有灭族之祸的呀!不过两年,就要应验了。
   
果然,未及两年,毋丘俭的后人就犯下了灭族大祸,应验了管辂的预言。
   
有个妇女生了病,请管辂占卜。管辂占后说:“你家房子的西边地下埋有两个男子,一个男子手持弓箭,主射胸腹,所以你胸口疼;另一个男子持矛,主刺头,所以你头疼。”那妇女就把地掘开,一看真的如管辂所说,有两个男子持着兵器呢。
   
新兴太守诸葛原想试试管辂的功夫,将燕卵、蜂窝、和蜘蛛这三样东西放在密盒内,让管辂用卦算是什么东西。管辂一算说:“第一物,孕含生气而对待变化,依附于宇堂之上,雌雄可辨认,翅翼能舒展,这是燕子卵;第二物,倒悬在家室之中,门户密集繁多,内藏精气而育毒素,到秋季而发生变化,这是蜂窝;第三物,长足不停地移动,口吐长丝而织成网,利用网来捕食,在黄昏的时刻最为有利,这是蜘蛛。”看见管辂推算得如此准确,在座的人都啧啧惊叹不已。
   
刘奉林的夫人病了,管辂推算说:“到八月辛卯日的中午会死去。”后果如所言。
   
管辂曾推算自己的寿命,说自己只能活到48岁,结果一点不差!管辂的著作有《周易通灵诀》、《周易通灵要诀》、《周易林》等,可惜都亡佚失传了。

晋代郭璞   洞悉先机竟凶死

 

郭璞是个聪明出众的奇才。《太平广记》里说他“周识博物,有出世之道,鉴天文地理,龟书龙图,爻像谶纬,安墓卜宅,莫不穷究,善测人鬼之情况。”他注解过《尔雅》、《三苍》、《方言》、《山海经》、《楚辞》、《穆天子传》,还有自己的著作《洞林》、《新林》、《卜韵》、《周易林》、《周易玄义经》、《易斗图》等书,他还写了大量的诗词,后世称他为文学家、易学家、训诂学家、仙家和风水鼻祖。唐朝名相房玄龄所主持修撰的《晋书》,其中就有《郭璞列传》一章,记载了郭璞占筮之事。
   
大将赵固死了四匹心爱的战马,请郭璞算算看有什么法子。郭璞算后叫他派些人拿竹竿东行30里去搅打林草。结果,搅打出来一只像猿的动物。这动物在死马头部嘘吸了几口气,死马就都活了过来,奋蹄嘶鸣,饮食如常,众人以为郭璞是个活神仙。
   
扬州的官员顾球,其姐姐一病40年不起,什么法子都想尽了,也治不好她的病。有一天就请郭璞算算,郭璞占卦得大过之升,推断说:“大过卦者义不嘉,冢墓枯杨无英华。振动游魂见龙车,身被重累婴妖邪。法由斩祀杀灵蛇,非己之咎先人瑕,案卦论之可奈何。”意思是说其姐姐生病不是她自己的问题,而是其先人曾杀过一条灵蛇。
   
顾球于是访问前辈,得知自己的先人曾在砍伐一颗大树时,发现一条灵蛇并将其杀死,从那时起他的姐姐便一病不起,直到现在。顾球赶紧祭拜灵蛇,其姐姐的病真的就很快好了。病好后,有数千只鸟回翔在顾家的房屋顶上,天上还呈现出云龙辇车模样的五彩霞光,人们都十分惊讶,郭璞那句“振动游魂见龙车”的断语也应验了。
   
郭璞的母亲死了,他在离河水仅百步远的地方安葬了母亲。人家都说离河水太近,涨水时会淹没坟墓的,郭璞预测河水会退去,坟墓不会有问题。后来果然因砂土上覆,墓地周围几十里都变成了桑田。这件事使郭璞名声大振。
   
有一次,晋元帝穿着便服来察看郭璞相墓。路上发现有座坟墓正葬在龙脉的头角之处,于是便问死者家属:“你家的坟墓怎么葬在龙角呀?按风水的法则来看是要招灭族之祸的!”家属回答说:“这就是风水大家郭璞所相的地啊,他说不出三年就可以见到天子的。”元帝一听,中暗吃一惊,便派人把郭璞找来责问,郭璞打趣地说:“到天子就是见到您能在这墓地上亲自提问呀,说明我的预测没错啊!”

《南史·张裕传》记载:张裕的曾祖父张澄准备葬父,请郭璞相地。郭璞说:“在某处,你年过半百就会官至三司,但绝后。如果葬在另一处,你每年的薪俸就会减掉一半,官也只能做到卿校,但子孙代代显贵。”澄想子孙好一些,就选择了后一个地方葬下了父亲。结果,他自己的官只做到光禄一职,而子孙却代代荣昌,做大官的人不少,应验了郭璞的话。
   
守建邺时,丞相王导请郭璞算算安危及诸事如何,郭璞占卦得咸之升,断言在东北方一个名带“武”字的郡县,可以得到六枚铜铎,其中一枚有龙虎纹饰,那兆示着祥瑞,丞相您可以从此号令天下。
   
此外,还会发生狗与猪相交之事,这象征着和合为一体,是丞相可以雄踞江东之象。
百姓会受到大水和妖言的惊惑。西南方一个名带“阳“字的郡县中,会发生井水沸腾的怪事。还有老虎会进入州城。东方有螃蟹、老鼠为害庄稼和稻米的灾情。
   
果然,这一年武进县农民陈龙在田中掘得六枚铜铎,一枚铜铎口中有龙虎文饰。丹徒县流民赵子康家里发生了狗猪相交之事。六月,雨水不断,有妖言惑众说"当有十丈大水",百姓惊惶不已。次年,历阳县有处井水整整沸腾了一天。接着有老虎入州城,在井泉中洗澡。秋天,吴诸郡县都发生了螃蟹、老鼠大肆为害庄稼和稻米的事。司马睿也登上了帝位,雄踞江东,号令天下。
   
郭璞好色,他的好友桓彝每次造访他时,他都在和女人嬉戏。郭璞曾对桓彝说:“桓彝啊,你每次来都可以径直进入我的房间,无须回避,但千万不要在厕所找我呀,否则,我和你就都要大难临头了!”桓彝没有将此话放在心上,在一次大醉后稀里糊涂的就闯进了郭璞家的厕所,郭璞当时正在裸身披发地衔刀施法,一见桓彝闯了进来,顿时大惊失色,懊丧地说:“完了,我俩都要罹难了!”几天,王墩谋反,叫郭璞占卦,卦像不吉,王墩大怒,杀了郭璞。不久,桓彝也死于苏峻之难。

活来死去   恶头技高知来意

 

北齐时,有个名叫颜恶头的人,名字虽然不好听,但他的卦技却很好。有人在313日这天去找他算卦,占前并没有说明来意。颜恶头起得一卦,名叫兑之履,断道:“你是来算你父亲的。你父亲本来已经死了,但在灵魂升天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哭声,就又活了过来并开口说话。”来者说:“对啊,我父亲卧病三年,昨天在鸡鸣时断气身亡。我们一家人大哭不已,父亲居然又活了过来,并说:‘我死之后,有个三尺高的人来迎接我,就要升到天上时,我忽然听见了哭声,于是便又坠到了地上。'”颜恶头说:“再过三天,你的父亲将再度死去而不再活过来。”结果真如颜恶头所言。
   
有人问是何原因,颜恶头回答说:“兑卦六爻动而变为乾卦。乾为天,故有升天之象。兑卦之六爻为未土,所以说下土,况今日为庚申日,属金,本宫也属金,土生金,则土为金之父,故知道他是算父亲的。现在是三月,土入墓于辰,又见宗庙爻发动,人死才入宗庙的,故知其父必死。六爻所变又是生金之土,故知其父死而复苏。兑为口,主说话,故断其父开口说话。未土化出戌土,入于三月之辰墓,戌又是本宫官鬼的墓库,三天后又是戌日,故断其父三天后会再度死去。”

 是南是北   辛党一卦定去留

 

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,年轻时师从蔡伯坚。当时他与党怀英同窗学习,二人才华出众,时人号称“辛党”。学业完成后,二人想了解自己今后的去向和前程,就用蓍草占卦。党怀英占得一个坎卦,坎为水,代表北方,因此他决定留居北方在金国为官。辛弃疾占了一个离卦,离为火,代表南方,于是便决定在南方的宋王朝为官。两人所占的卦刚好相反,一水一火,一北一南,后来二人就真的是各为其主,势不两立。
   
辛弃疾矢志抗金,历任通判、知州、提点、安抚使等官职,并写下了诸如“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,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身前生后名,可怜白发生!”等许多脍炙人口的绝妙好词。
   
党怀英在金国官至翰林院学士承旨,为一时的文坛盟主,尤精于制诰,为金开国第一。

宁波胡宏   留有奇文《黄金策》

 

明朝时,宁波人胡宏善于用《周易》占筮。有一次,太守陆阜将其邀至官舍,给自己占了一卦,卦名为丰之明夷。胡宏只说了八个字:“逢刘则滞,逢冯则止。”意思就是逢到姓刘的人就会受到阻滞,而逢到姓冯的人就会停止官运。结果只一会儿,同知刘文显来访,没说上三句话就与陆阜发生了争执,闹得几次都要动手打架。次年,海道副使冯靖向皇上告了陆阜一状,说陆阜存粮不给军饷,皇上就将陆阜贬谪到广西去了,从此未再重用。
   
胡宏断卦的技术的确很高,他写了一篇断卦的纲领性文章,就是后世卦师必读的《黄金策》,不过作者的名字被人改成了刘伯温。

新殿焚毁   神算未免服毒死

 

明朝的胡浚,精通《周易》,占卦多奇中。他于同县的袁杞山交往甚密,经常一起研究占卦的技术。
   
有一次,胡、袁二人到金陵游玩,住在神乐观。时逢提点姚一山丢失了一只金杯,气急败坏,严厉地责罚他的徒弟。胡、袁二人可怜那徒弟,就起卦一算,卦得剥之颐,便断道:“金在土中,表示金杯还在。你们去所居房屋的西南角往下挖五寸,就会找到金杯的。”和尚们按照所说的去挖,果然找到了那只金杯。
   
提点姚一山非常感激胡、袁二人,把他们推荐给了皇上。皇上就召他们进宫。袁杞山觉得心里不塌实,就和胡浚共同占了一卦,卦为乾之大有。袁杞山分析道:“乾卦为君,五爻又是君位,升阳在四爻,你出生于午年,难道皇上会赐名给你吗?”胡浚说:“我出生于壬午年,壬为水,而子午相冲,如果皇上给我赐名,一定离不开水。”袁杞山又说:“不仅如此。乾卦四爻的爻辞说:或跃在渊。又临上升之阳,而君王居于大渊之上,所赐给你的名字大概就是‘大渊’二字吧?你以草莽之臣而居于九五极尊之位,为终将不吉之兆啊。五为土,丁壬合,遇到火合就危险了!”于是,这袁杞山就装病推辞了皇上的宣召,只有胡浚一人去京城觐见皇上。
   
胡浚在皇宫里为很多人都占过卦,没有不神验的。皇上一时高兴,就给胡浚赐名为“大渊”,并封他为钦天监刻漏博士。在家乡的袁杞山听说胡浚被赐名为大渊,大笑着说:“应验了!胡浚的死期也不远了!”
   
不久,皇上修建了一座新殿,命令胡浚占一卦看看。胡浚占后说:“某月某日午时,此殿会遭焚毁!”皇上一听大怒,命人先将胡浚囚禁起来,等到此殿真的遭火焚时再释放他。
日子到了那一天,胡浚请狱卒帮忙去察看,狱卒回来说:“午时都过了,新殿没有着火。”胡浚一听,以为自己算错了,身子都凉透了,便服毒作了自行了断。一会儿到了正午时三刻,新殿突然起火并遭焚毁,皇上急忙宣召胡浚,可是已经晚了。皇上很惋惜,遂赐驰驿归葬。

东坡遭贬  急流勇退退也难

 

据《坚瓠集》记载:诗词名家苏东坡,年轻初入京城时,遇到过一位名叫程杰的人,很会看相。他给苏东坡相面说:“一双学士眼,半个配军头。异日文章显,当知名,然也有迁谪不测之祸。”意思说,苏东坡将来会成为学士,以文章扬名。但是头上有充军贬职之像,因此会有被流放到边地之祸。
   
当时苏东坡半信半疑,认为自己可以通过提前退休的办法,来减免掉充军贬职之祸。所以他赋诗给程杰说:“火色上腾虽有数,急流勇退岂无人。我似乐天君记取,华颠赏遍洛阳春。”
   
结果呢,一切还是如程杰所言,成了苏学士,留了文章名,也遭到了三次贬谪。他跟人家说,这都是他的骨相所致。唉,急流勇退也没能退出命运的摆布啊!

匾额题字   其中吉凶有谁知

 

清代陆以恬《冷卢杂识》记载:乾隆时期,作者家乡有一位姓叶的大户人家,盖了一座新房,在大堂前的匾额上题了“养浩”二字。谁知从此这叶家人就一个接一个的死去,一年里就要办几回丧事。
   
有一天,一位术士指着叶家匾额上的“养浩”二字说:“‘养'字是‘羊'字的头,‘浩’字的右边是‘牛口'二字,现在将叶子(指叶姓)放在羊的面前,牛的口里,哪有不被吃掉的道理呢?所以会死很多人啊!如果将这匾额毁掉,叶家还没有死的人才可以免除灾难。”
叶家人听了那位术士的话,把匾额取下并烧掉。果然,叶家就不再接着死人了。

谁是凶手   卦中话语泄天机

 

宋代高文虎《蓼花洲间录》记载:商人王旻,到成都做生意。一天,他找到四川有名的算命先生费孝先算卦。费孝先就用轨革术给他一算,告诉他这样几句话:“有人叫你住,你不要住;有人叫你洗,你不要洗;一石谷捣得三斗米;遇到好官你就会活命,遇到昏官你就会死。”并让他把这几句话背诵多遍,牢牢记住。
   
王旻在回乡的路上,遇到了倾盆大雨,便在路边的屋檐下躲雨。一会儿,躲雨的人越来越多了,王旻这是想起“叫你住你不要住”的话来,便冒雨离去。哪知刚刚离开,那屋子就轰然一声倒塌了!躲雨的人全被压死,唯独他一人获生。
   
王旻回家之后,他的妻子与邻居某男子偷情。这二人商量好,要将王旻杀死。他妻子还对情夫说,今晚我床上洗了头的人就是我丈夫。
   
当天晚上,王旻的妻子热情招呼王旻去洗头洗澡。王旻正准备洗头,突然想起"有人叫你洗你不要洗"的警告,便拒绝洗头了。妻子见他不洗,很是生气,竟然自己去洗头洗澡了。半夜睡熟后,凶手便杀了一颗洗湿了的头颅。
   
次日一早,王旻发现妻子被人杀了,呼唤外人来看,众人报了官。县太爷一审,王旻答不出谁是凶手,按现场情况看,只有王旻本人才是凶手。于是将王旻判了死刑,应验了那句"遇到昏官年就会死"的预言。王旻辩解不清,只有哀叹都是命中注定。县太爷问他为什么这样说,难道不是你咎由自取吗?王旻便将找费孝先算卦一事说了出来,这县太爷一听,来了灵感!马上询问王旻的邻居叫什么名字,王旻答道:“邻居名叫康七。”县太爷肯定地说:“杀你妻子的人就是此人!”并立马令差役将康七逮捕归案。经过审讯,果然就是康七杀了王旻的妻子。
   
事后,人们问县太爷是怎么知道凶手就是康七的。县太爷解释道:“费孝先的卦语里说‘一石谷捣得三斗米’,这就是说还剩下七斗糠啊,哪不就是‘康七’吗?”

 遇物起数   每多奇中惊世人

 

在明朝时期,河北有一个名叫汪龙的算命先生,是盲人,人称瞎龙。他算命的方法是遇物起数,常常算得很神奇。
   
某人以一条汗巾向他求问考秀才一事。瞎龙随即断道:“汗巾是布做的,这‘布’字就像‘有’字,而‘汗’字呢,就像‘泮’字的形状,表示你不但可以榜上有名,还可以入泮(即享受国家粮食补贴)。”后果言中。
   
某权贵没有儿子,知道了瞎龙的大名后,就叫一个姓袁的学士拿了一粒白色围棋子去向他求问子嗣。这位姓袁的学生官任工部员外,去时换了一身平民衣着。瞎龙接过他拿来的围棋子,开口就问:“您贵姓袁吧?”袁员外暗自一惊,答道:“是啊,您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
瞎龙用手摸摸围棋子的周边,说:“您是一位员外。”袁员外接着又问:“您知道我要问什么事吗?”瞎龙说:“这围棋子是白色的,您应该来自北方,必是北京当局的贵人。您拿来的是棋子,肯定是想问生育儿子的事吧。”员外进一步问:“会不会有儿子生呢?”瞎龙推断道:“这围棋子非木非石,经水火锻炼而成,没有一点生气,怎么会有儿子生呢?以道理推啊,事物已经到了衰落凋谢的时候了,恐怕要准备后事了吧。”
   
袁员外回去不久,那位权贵就病死了,生儿子的梦也随之破灭了。
   
瞎龙有一个徒弟,学艺满期,准备回河南老家。临行前一天,这徒弟向瞎龙说:“师傅啊,您明早您会得到一笔意外之财,就送给我做路费吧?”瞎龙奇怪地问:“哪来意外之财啊?”徒弟说:“刚才我收拾行李时,正愁没有回家的路费,偶然看见围墙外升起一弯月亮,便知道今晚会有盗贼送钱物来。也还会有捉此盗贼的衙役尾随而来,向我们求测。这钱物应该是属于师傅的。”
   
这晚快五更时,果然听见有人轻轻敲门,徒弟就说:“门外的人不用多说,往西北方跑路就没事了。”门外人不放心地问: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徒弟答:“不会错的。”门外人说:“好吧,谢金给你抛在后墙里边,请收下!”徒弟往后墙里取回了钱物。
   
过了一会,就听见衙役又来敲门,口报“文王”二字,询问盗贼去向。瞎龙暗暗分析:“文王,是西伯侯,应该要往西北方追。”但又怕误了徒弟的好事,就故意说往东南方追。结果,那贼就没被抓着。
   
安徽太守见瞎龙生意红火,门庭若市,以为他是妖言惑众,打算修理修理他。
   
一天,派人将瞎龙叫来,对他说:“你算我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,算准了就放了你,算不准就把你乱棍打死!”瞎龙求太守随便指一样事物为数,以便推算。这时堂下正有一个披麻戴孝的少妇在诉说冤情,太守就指此为数。瞎龙立即断道:“您手里拿的是一只麻雀。”太守一惊,又问:“是活的还是死的?”瞎龙想啊,我若说是活的,他一攒手那麻雀不就是死的了吗,但若说是死的,他就放飞那麻雀,反正都是我错啊。于是,他笑笑说:“老爷啊,它的生死都在您的掌握之中呀。”太守想,这瞎子老头不仅会算,而且会说,挺聪明的。便下令释放了他。

算命如神   须知功夫在书外

 

清代吴昌炽《正续客窗夜话》记载:吴昌炽家乡有个 王先生,幼年体弱多病,读书不多。但他特别聪明,凡读过的书,都能明白其中的道理。成年后,自觉体质不好,不愿结婚。有一天,他在朋友家看见一本叫《大六壬》的算命书,读了读,不懂。向朋友请教,朋友说:“我虽然看了几遍,但还是没有完全弄懂。”不过,他将此书算命的具体方法教给了张先生。
从此,张先生对算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不惜路远,不惜重金,四处求购算命书籍。主人不愿意出卖或借出的书,他就带上笔墨去人家那里抄录。如此十年后,他突然恍然大悟地给自己说:“道理我总算弄明白了,这可不是光看书就行的啊。”此后,他不再看书,也不为人算命。偶尔为自己算算,都很准。
   
一天,张先生突然对他的哥嫂说:“我家的房子不能再住了,要尽快搬到亲戚家去住。”哥哥不解地说:“我家房子是祖上留下来的,住了一百多年,老少平安,衣食丰足,有哪一点不好啊?现在无故搬到亲戚家去住,发神经吧?”张先生苦劝无用,就去恳求母亲说:“如果十天之内不搬家,我就会成为不孝之子,会受到老天爷惩罚的!”母亲见他那股子认真劲,知道他是好意,便依了他。哥嫂不敢违抗母亲的命令,拖了好几天才开始搬家。张先生急的团团转,天天催他们,到了第九天下午,见他母亲还在收拾东西,便强行将母亲背起往外跑,刚到亲戚家,就有人说左邻家失火了。火势很大,顷刻之间,他家那一百多年的老房子已然化成了一片灰烬!母亲和哥嫂都问他:“你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们有火灾呢?”张先生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啊,我要你们尽快搬家,这不就是告诉你们有大灾要发生了吗?”
    
又有一天,他突然到他表哥家贺喜。表哥说:“哪有什么喜事可贺啊?”张先生说:“你的大儿子今年考取了孝廉,难道不是一件喜事吗?”表哥想了想,明白了他的意思,便说:“哦,你会算命,估计你的话不会错的。走吧,上餐馆去!”两人在路上,又遇到一位朋友,表哥便将其一同邀去。当店主送来三碗面条时,张先生说:“两碗就够了,何必多一碗啊?”表哥说:“明明有三人,两碗怎么够呢?”张先生笑道:“有一个人来不及吃就要走的。”表哥和那位朋友都拿起筷子,指指张先生说:“今天你的卦不灵了!”谁知话音未落,那位朋友的家人急着进来说,他母亲发病,请他即刻会家。表哥看着朋友急急离去,惊叹地对张先生说:“真的剩下一碗面,你难道是神仙啊?我们吃完了,去看看他母亲吧。”张先生说:“他母亲是发痧病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说完,他指着剩下的那一碗面说:“把它卖掉。”表哥说:“谁吃这剩下的面啊?”张先生借来纸笔,在纸上写道:“为打官司急见官,虎字头姓吃此面。”
   
不一会儿,一人大汗淋漓地跑进店来,大声叫唤着要吃碗凉面。店主就把那碗剩下的面给那人端去,满足了他的要求。他表哥走过去,询问那人匆忙吃面的原因,那人说:“我姓虞(虎字头姓),因为打官司急着要见官,所以匆忙来吃碗面。”
   
事后,两人来到朋友家中,询问他母亲的病情,果然只是一时发痧昏迷,不久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   
这一年,表哥的儿子参加科举考试回家,张先生对他说:“侄子这次能够考取功名,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。”边说边递过一个密封的匣子,并嘱咐说:“这东西放在你家里先别看,等发榜后再看。不能提前看哦,否则我们两家都会遭灾的!”等到发榜了,表哥和他儿子打开那匣子一看,里面是一张榜文,与外面公布的榜文一对照,竟完全相同!
   
有一次,表哥要张先生测算他心里在想什么,张先生就写了一张单子,并用匣子密封后,交给他表哥,要他晚上再打开看。表哥做了一天的生意回家后,打开匣子一看,原来是一张他今天收入的总帐单,帐目与他的实际收入数额丝毫不差。
   
张先生临死前,对他的表哥说:“我的寿命只能活到今年的某月某日,我们将永别了。”两人抱头痛苦了一场,到了他说的那一天,张先生就像赶赴约会一样的死去了。

闯公射鼠    武帝失色百僚惊

 

梁天监年间,闯公等四人拜见梁武帝。梁武帝很高兴,就令沈约主持做射覆(即猜东西)游戏。这天太史刚好抓了一只老鼠,沈约就把这只老鼠装进一只木匣子里,封好后拿出来让大家猜。
   
梁武帝先猜,他占了一卦,名叫蹇之噬嗑。武帝批断道:“蹇之噬嗑,都是拘禁的象啊。坎卦为偷盗之义,艮卦有老鼠之像,匣子里装的是一只老鼠。六爻的爻辞说‘荷校灭耳,凶’,看来已经是只死老鼠了。”
   
群臣听后,手舞足蹈,山呼万岁。梁武帝也自信必能射中,脸上漾开了得意之色。
沈约查看其他八位臣子的批卦断语,没有人是射老鼠的。最后打开闯公的批语,只见他这样写道:“卦在月日都很旺相,肯定是活老鼠。八月为金,金为四数,匣子里必然有四只活老鼠。离卦代表光明,日落以后就要熄灭了,爻辞又说‘死如弃如’,看来到日落时老鼠就都要死了。”
   
大家射毕,打开匣子一看,文武百僚一见是活老鼠,都大惊失色,幸好只有一只,便责问闯公:“你说有四只老鼠,这里却只有一只,你怎么说呢?”闯公说:“剖开它的肚子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
梁武帝信佛,不好杀生,一直等到日落时见老鼠快要死了,才令人剖开鼠腹,赫然发现那只老鼠的腹内果然还有三只小老鼠!
   
梁武帝恨自己的卦技不高,在群臣面前丢了面子,脸上便泛起了失意之色。


 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请你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