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宗教藏奥 >> 《鬼谷子》精典语录

《鬼谷子》精典语录

2011-08-10 10:28:48 来源:中国风水家协会 浏览:614170

《鬼谷子》精典语录

 中国风水家协会  

《鬼谷子》序言                   

鬼谷子,姓王名诩,春秋时人。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。因隐居清溪之鬼谷,故自称鬼谷先生。

鬼谷子为纵横家之鼻祖,苏秦与张仪为其最杰出的两个弟子〔见《战国策》〕。另有孙膑与庞涓亦为其弟子之说〔见《孙庞演义》〕。

纵横家所崇尚的是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之技巧,其指导思想与儒家所推崇之仁义道德大相径庭。因此,历来学者对《鬼谷子》一书推崇者甚少,而讥诋者极多。其实外交战术之得益与否,关系国家之安危兴衰;而生意谈判与竞争之策略是否得当,则关系到经济上之成败得失。即使在日常生活中,言谈技巧也关系到一人之处世为人之得体与否。当年苏秦凭其三寸不烂之舌,合纵六国,配六国相印,统领六国共同抗秦,显赫一时。而张仪又凭其谋略与游说技巧,将六国合纵土蹦瓦解,为秦国立下不朽功劳。所谓「智用于众人之所不能知,而能用于众人之所不能。」潜谋于无形,常胜于不争不费,此为《鬼谷子》之精髓所在。《孙子兵法》侧重于总体战略,而《鬼谷子》则专于具体技巧,两者可说是相辅相成。

《鬼谷子》共有十四篇,其中第十三、十四篇已失传。《鬼谷子》的版本,常见者有道藏本及嘉庆十年江都秦氏刊本。此电子文本为道藏本,取自萧登福先生之《鬼谷子研究》〔文译出版社,一九八四年〕。

国标码表中无对应的少数汉字,均以“□”符号代之。

捭阖第一:

即欲捭之,贵周;即欲阖之,贵密。周密之贵微,而与道相追。

为小无内,为大无外;益损、去就、倍反,皆以阴阳御其事。

反应第二:

古之大化者,乃与无形俱生。

欲闻其声,反默;欲张,反敛;欲高,反下;欲取,反与。

未见形,圆以道之;既见形,方以事之。

已不先定,牧人不审,是用不巧,是谓忘情失道。

内楗第三:

事有不合者,有所未知也。事有不合者,圣人不为谋也。

近而疏者,志不合也。遥闻声而相思者,合于谋而待决事也。

抵戏第四:

因化说事,通达计谋,以识细微。

自天地之合离终始,必有戏隙,不可不察也。

世无可抵,则深隐而待时;时有可抵,则为之谋。

飞箝第五:

立势而制事,必先察同异,别是非之语,见内外之辞,知有无之数,决安危之计,定亲疏之事,然后乃权量之,其有隐括,乃可征,乃可求,乃可用。

审其意,知其所好恶,乃就说其所重,以飞箝之辞,钩其所好,乃以箝求之。

用之于人,则量智能、权财力、料气势,为之枢机,以迎之、随之,以箝和之,以意宣之,此飞箝之缀也。

忤合第六:

世无常贵,事无常师。

反于是,忤于彼;忤于此,反于彼。

故伊尹五就汤,五就桀,而不能有所明,然后合于汤。吕尚三就文王,三入殷,而不能有所明,然后合于文王,此知天命之箝,故归之不疑也。

非至圣达奥,不能御世;非劳心苦思,不能原事;不悉心见情,不能成名;材质不惠,不能用兵;忠实无实,不能知人。故忤合之道,已必自度材能知睿,量长短远近孰不知,乃可以进,乃可以退,乃可以纵,乃可以横。

揣篇第七:

古之善用天下者,必量天下之权,而揣诸侯之情。量权不审,不知强弱轻重之称;揣情不审,不知隐匿变化之动静。

揣情者,必以其甚喜之时,往而极其欲也;其有欲也,不能隐其情。必以其甚惧之时,往而极其恶也;其有恶者,不能隐其情。

圣智之谋,非揣情隐匿,无可索之。

摩篇第八:

摩者,揣之术也。内符者,揣之主也。用之有道,其道必隐。

故能成其而无患。

主事日成,而人不知;主兵日胜,而人不畏也。圣人谋之于阴,故曰神;成之于阳,故曰明。

主兵日胜者,常战于不争不费,而民不知所以服,不知所以畏,而天下比之神明。

故谋难于周密,说莫难于悉听,事莫难于必成。

抱薪趋火,燥者先燃;平地注水,湿者先濡。

摩之以其类者,焉有不相应者;摩之以其欲,焉有不听者。

权篇第九:

无目者不可示以五色,无耳者不可告以五音。

人之情,出言则欲听,举事则欲成。是故智者不用其所短而用愚人之所长;不用其所拙而用愚人之所工。言其有利者,从其所长也;言其有害者,避其所短也。

与智者言,依于博;与博者言,依于辩;与辩者言,依于要;与贵者言,依于势;与富者言,依于高;与贫者言,依于利;与贱者言,依于谦;与勇者言,依于敢;与愚者言,依于锐。

故智贵不忘。听贵聪,辞贵奇。

谋篇第十

凡谋有道,必得其所因,以求其情。

夫度材、量能、揣情者,事之司南也。

夫仁人轻货,不可诱以利,可使出费;勇士轻难,不可惧以患,可使据危;智者达于数,明于理,不可欺以不诚,可示以道理,可使立功。

故愚者易蔽也,不肖者易惧也,贪者易诱也,因事而裁之。

故为强者,积于弱也;为直者,积于曲也;有余者,积于不足也;此其道术也。

故外亲而内疏者,说内;内亲而外疏者,说外;故因其疑以变之,因其见以然之,因其说以要之,因其势以成之,因其恶以权之,因其患以斥之;摩而恐之,高而动之,微而证之,符而应之,拥而塞之,乱而惑之,是谓计谋。

计谋之用,公不如私,私不如结;结比而无隙者也。正不如奇,奇流而不止者也。故说人主也,必与之言奇;说人臣者,必与之言私。

人之有好也,学而顺之;人之有恶也,避而讳之;故阴道而阳取之。

可知者,可用也;不可知者,谋者所不用也。故曰:是贵制人而不贵制于人。制人者,握权也。见制于人者,制命也。

智用于众人之所不能知,而能用于众人之所不能见。

天地之化,在高在深;圣人之制道,在隐在匿。

决篇第十一

凡决物,必托于疑者。善其用福,恶其用患;善至于诱也,终惑偏。

王公大人之事也,危而美名者,可则决之;不用费力而易成者,可则决之;用力犯勤苦,然不得已为之者,可贵则决之;去患者,可贵则决之;从福者,可则决之。故夫决情定疑,万事之基,以正治乱,决成败,难为者。

符言第十二

目贵明,耳贵聪,心贵智。

用赏贵信,用刑贵正。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请你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