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大易中国 >> 谈司马迁笔下的算命人

谈司马迁笔下的算命人

2013-06-03 17:15:49 来源:中国风水家网 浏览:99777

谈司马迁笔下的算命人

   司马迁的《史记.日者列传》载:司马季主,楚国人,西汉初年曾在长安开设卜馆。汉文帝时,大夫宋忠与博士贾谊相约,一起去造访司马季主的卜馆。

 

贾谊对宋忠说:“古人言,圣人如不在朝廷做官,就必定在医师与卜者的行列里。我见过三公九卿和朝中的士大夫,他们的情况,可以说基本上已经了解。今天,我们就去看看那些算命者的风采吧!”于是两人同车来到长安的一条街上,司马季主的卜馆就设在这里。

 

天刚下过雨,路上行人很少,司马季主坐在自己的卜馆里,三四个弟子陪伴着他。他们正在讨论天地间的道理,日月运转的情形,推究阴阳吉凶的因缘。两位朝臣很有礼貌地进来求见。司马季主看着二人的着装与相貌举止,知道这是有学问、有身份之人。拱手施礼后,司马季主叫弟子领他们座下。坐定之后,司马季主再继续前面的话题。他分析天地的产生、日月星辰的运行、仁义吉凶之征兆,层次分明,条理顺畅,洋洋洒洒数千言。

 

宋忠、贾谊听得如醍醐灌顶,肃然起敬,说:“看先生的样子,听先生的话,纵观当今之世,未尝见过。您为何地位如此卑微、从事这样低贱的职业呢?”

 

  司马季主捧腹大笑:“看两位大夫好象很有学问,怎么说出如此浅薄、如此粗俗的话?你们眼中有道德、有才能者是什么人?你们所推崇的又是什么人?怎么可以这样看不起我老人家呢?”

 

  宋忠、贾谊说:“做大官、拿百万千万年薪,是世人所追求的,也是有道德、有才能之人所推崇的。你老先生身为算命者,自然是身份卑微。世上的算命者,往往说话不真实,预测之事得不到应验,拿的钱有所不该,因而身份卑微,职业低贱。人们都说,那些算命的,夸夸其谈,骗人信任,尽说好话,以取悦他人;又妄言灾祸,吓唬别人,编造鬼神,坑人钱财,索要高价,牟取私利。世人都瞧不起这种人,所以认为算命者卑微、低贱。”

 

  司马季主说:“你们看到那些小孩子吗?天亮了起床,天黑了睡觉,浑浑噩噩,智慧未开。你们就象那些小孩一样,怎么知道天象变化所昭示的吉凶祸福,又怎么知道人的贤愚不肖呢?贤人立身处世,不说违心之言,对上级的过失直言相告,说了三次领导还不改正就辞职不干了。夸奖别人不指望回报,批评别人也不怕他怀恨在心,一切以是否有利于国家、有利于百姓为出发点。如果不是自己能够胜任的官,宁可不做;不该拿的金钱,一概不要。如果一个人行得不正,不管他的官多大,也不与他交往;知道他是贪官,不管他身份多高,也不屈居其下。当了大官不沾沾自喜,失去官职也不愤愤不平。你们所说的当今这些大人物,都是可耻的人。他们趋炎附势,拉帮结派,狼狈为奸,只求自己升官发财,徇私枉法,鱼肉百姓,作威作福,倒行逆施。当官之初,政绩至上,渗水报表,弄虚作假,谎报业绩,邀功请赏,欺上压下,以便继续骗取高官厚禄;他们大吃大喝,包养戏子情妇,无法无天,六亲不认。这些人,其实就是没有占山的强盗,是杀了父母、君主还逍遥法外的罪犯啊!这就是你们推崇的有道德、有才能的人吗?他们对黑恶势力不能打击,对邪教不能杜绝,对公务开支不节省,对天灾无能为力。他们有能力的,无所作为,这是不忠;无能力者,又极力用阻止有能力的人上,这是尸位素餐。他们任人唯亲,用人唯财,口是心非,和我们算命者比起来,那是猫头鹰与凤凰相比。正因为官场杂草太多,我们这些兰芝才无法表现才能啊!”

 

  司马季主接着说:“我们算命的,只是根据卦象,按照天地、四时、仁义之道,客观陈述卦象显示的道理和事情的吉凶成败。古时候,天子登基,都要占卜得到上天的认可,选个好日子才继承大位,周文王凭384爻而平治天下,越王勾践仿效文王灭掉吴国,称霸诸侯。由此看来,占卜算命有什么不光彩的呢?我们算命的,把店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穿戴整整齐齐给求测者讲授天道,这是有礼节的表现;告诉他们供奉鬼神、忠于君王、孝顺长辈、慈爱子女的道理,这是有道德的表现;求测者给个几十块钱,或许生病的因此好了,将死之人活过来了,有灾的或许解了,祈求的事或许就成了,我们是凭自己的本事吃饭啊。我们这些占卜算命者,有才学不自我标榜,有德行并不以道学家自居,这不正是老子所说的有高尚品德的人吗?”

 

  最后,司马季主说:“你们见过那些为王侯出谋划策的谋臣吗?因为不能凭空说服他们,所以三句话不离先王之道,用古代先贤的经验教训,分析眼下的成败得失,以此来警示王侯,看起来显得陈旧迂腐,夸夸其谈,但是,为了国家的安危,要对天下社稷负责,却非如此不可。我们这些算命者,为人指点迷津,但那此执迷不悟的人,岂是三言两语就能醒悟。那些求测者,许多人不理解我们的教诲,在愚昧的老路上走惯了,很难转过身来,不按照我们的指点去做,因而未能得到善报,这能怪我们吗?”

 

  “良马不与懒驴一起拉车,凤凰不能与燕雀一起飞翔,贤者不与不肖者为伍。君子到算命行业隐居起来,避开复杂的人际关系,为人们消灾解难,顺从自己的本性,帮助上天教化百姓,不图位高权重。你们这些追求高官厚禄的人,怎能了解我们的道德观呢?”

 

宋忠、贾谊听完这番话,面无人色,怅然哑口无言,起身行礼而别,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一上车就伏在车上,气都喘不过来。

 

过了三天,宋忠在殿门外见到贾谊,把他拉到旁边,道:“这几天,我想了很多很多。感到道德越高尚,就越安稳;权势越高,就越危险。处在显赫的官位上,若不激流勇退,那死亡就不远了。算命者哪怕有说不对的地方,至多被人索要所付的算卦钱。若是替君王谋事,说错了话,就无法存身了。我和你,如何能预知自己的未来呢?”

 

其后,宋忠出使匈奴,没到达就折回来,被判了罪;贾谊做了梁怀王的太傅,梁怀王坠马死了,贾谊深深自疚,不久忧郁而死。这都是只讲求外表的权位而丧失身体、断绝根本的人啊。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请你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