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领导风采 >> 贪官沉迷风水

贪官沉迷风水

2013-07-27 18:22:26 来源:中国风水家网 浏览:1434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贪官沉迷风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万谷初

2012年11月8日,本报报道的《石膏山改名未能挡住县委书记落马》,再次掀起关于贪官沉迷风水的热议。一时间,“仕高山”成了贪官为满足晋升私欲、滥用公权力,以及一把手“一言堂”现象的“羞耻柱”。

灵石县原县委书记杨洪为了保佑官运亨通、步步高升,将当地的石膏山改名为“仕高山”,寓意“凡到仕高山者,无官者可以入仕,居位者可以升迁”。为了此山改名,他还不惜编造历史,将宋太祖赵匡胤都搬了出来。有网友说,想来是极大的讽刺,可回味起来却让人有些悲哀,悲哀他为了将假“风水”变成真,的确“用心良苦”。

据记者了解,近些年,被媒体爆出的地方官员信奉风水,且因为贪腐落马的案例并不少见。

据记者了解,其中,发生最早也是最常被提及的是1995年山东省泰安市委书记“胡建学案”。曾有“大师”预测胡建学可当副总理,只是命里缺一座“桥”,他因此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道,使其穿越一座水库,并顺理成章地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。不过,他终究与副总理职位无缘,因贪污受贿罪行暴露,被山东省高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。

    看风水:公开的秘密

早在2007年,在国家行政学院的程萍博士完成的《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质调查报告》中显示,一半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多少都存在相信求签、相面、星座和周公解梦4种迷信的情况,另外47.6%的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(2007年6月《民主与法制时报》)。

现在公务员相信风水的程度如何呢?法治周末记者就此采访了山东省某市的一位正科级干部严先生。这位并不相信风水的官员告诉记者,官员升迁,更换办公室,让风先生来看一看,是官场一个公开的秘密。

“风水师,一般都是下级推荐给上级的。风水师帮官员看(风水)一般都是隐蔽进行。虽然不会大张旗鼓,但是事实上,人人都知道。大家不会说,但是大家都这么办。”先生告诉记者,小到办公室的布置,石头、字画、金鱼、盆栽、桌子沙发的摆放,大到广场的设计,办公楼的朝向等城市项目建设规划,风水师都会涉足其中,“这些设计都是有讲究的”。据先生自己的观察,近些年来,官员请风水师来看风水的现象,有以下4个方面的趋势:

    从南往北。以前南方比较流行,像广州、香港等地,现在北方也开始注意这些。

    从下往上。一方面是上面所讲的,由下级官员向上级官员推荐风水大师。另一方面是,以前是老百姓对这个问题比较注重。例如现在还能见到的“泰山石敢当”,就是为了风水。现在延伸到部分官员,比较看重风水。

    从隐蔽到公开。以前看风水还是比较注意身份问题,现在已经有些公开化了。

    从企业到党政。在企业上看风水是公开的,在党政上并不公开,还有很多企业向官员介绍风水师。“不过,在党政机关,这是很普遍的问题了。”严先生说。

    严先生告诉记者,风水先生与官员的交易大多是隐性交易。“一般看完办公室的风水,高级干部一般都不会给风水先生钱,可能是给他一些烟、酒。如果给了钱,就像是有了把柄似的,所以官员通常不通过公开付费的形式请风水先生看风水。而风水先生,则为了通过给官员看风水,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身价。领导绝对不会给风水先生钱,如果风水先生提不是很过分的要求,就会帮他办了。”

    官员为何相信风水?

    针对官员看风水的现象,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大心理学博士分析认为:“官员普遍都比较焦虑,压力比较大。他们希望能够通过外界符号化的象征,来给自己一种类似神灵信仰方面的寄托。从心理的角度讲,这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。”

    严先生也提到:“现在官员的考核系统越来越完善,官员的压力都比较大。看风水是为寻求一种心理安慰,也是一种对仕途的期待。”大多数人的心理是“我这样做不一定起作用,但是不这样做,可能会起反作用”。这和大多普通老百姓对待风水的态度相似。记者随机对百姓对风水的态度做了调查,多数人的态度是介于完全相信与完全不相信之间,“不能说信,也不能说不信”。“有一些所处职位流动性比较大的,会更相信风水,为求平安、晋升、官运亨通。”严先生说。

    此前有媒体报道,风水逐渐成为官员与商人之间交往和沟通的一种媒介。在风水的遮掩下,隐藏着许多潜规则。潜规则之一:官员看风水,商人来埋单;潜规则之二:风水当媒介,官商相勾结;潜规则之三:利用风水顾问,插手工程招标。一些时候,风水师就成为了官商相互勾结的纽带。

    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:湖南省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原副总经理(副厅级)官员李会刚,因为一“大师”预言他至少能官至副省级,拿了149万元奔京城去购买官位。长沙市中院以贪污、受贿罪判处李会刚有期徒刑15年,并处没收财产4万元。

   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:“由于官员官场前途的高度不确定性,才借助于风水。”

    这位北大心理学博士为记者分析,很多官员,也都是人,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,需要给自己一个合理化的理由。“我认为,很多人信风水,求签保平安,就是为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,找一个弥补的方式,或者是合理的理由。这就是认知失调。当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我的行为和认知发生了冲突,我要么改变行为,要么改变认知。当我做错了一件事,我的行为已经不能去弥补了,那就只有从认知上弥补。相信风水的作用,就是一种弥补行为。”

    不少官员因为内心空虚,缺乏精神信念,一味痴迷风水,反受迷信所控。河北省国税局前局长李真就是个典型。刚当局长没多久,李真就找到一位风水“大师”,让他给自己算算多长时间能当封疆大吏。“大师”说:“你长不过5年,短不过3年。”他一听高兴极了,从口袋里马上拿出5000元,甩给了这个“大师”。“大师”说你再加1000吧,我图个顺,没想到李真又拿了3000元给他,说我就图个发。最后不但封疆大吏没有当成,反而成了一名死刑犯。李真在《悔过书》中这样写道:“人可以没有金钱,但不能没有信念。丧失信念,就会毁灭一生。”李真是因为缺乏信念才会盲目的迷信,任意妄为,触犯法律。他的悔过是对沉迷于风水,不问苍生问鬼神,心中无信念的官员的最好的警示。这个年轻干部的腐化留给我们的是血的教训。

    更有甚者,病入膏肓。湖南省冶金集团总公司原总经理、正厅级干部邹恒春,酷爱占卜算命,最崇拜长沙开福寺的一个老尼姑。该尼姑曾“预测”他在50岁之前会遭遇一次车祸,政治上也会有一劫。2002年他被省纪委“双规”后,不是总结自己的教训,而是感叹自己命该如此。

    当然,对风水沉迷如斯,后触犯法律的案子虽常见于媒体报端,但仍是个案。大多官员请风水先生来看一看,也只是从众行为。北大政府管理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博士说:“也不能排除有些干部,本来就相信风水。”官员从接触风水,到相信风水,从不同角度分析会有不同的原因。如上文所示,从心理学来讲,主要是源于压力过大,需要通过风水寻找寄托来排解焦虑;从个人愿望来讲,主要是为了求晋升,避惩罚;从社会现实来讲,是因为官场前途的高度不确定性;从精神信念来讲,是因为精神的空虚,信仰的缺失。然而,为何官员相信风水,会引起百姓舆论轩然大波?官员究竟能不能相信风水?王博士分析:官员既是公民,还是一个行政人员,是有公权力的人员。具有公权力的人相信风水,将风水用于私欲的满足,无论是在纪律上,还是道德上都是被质疑的。这种行为本身也会使公职人员的形象受损。

    究竟,风水是什么?

江苏省委党校的一位老师认为:作为一种文化或者学问,风水之所以流传至今,其中一定有其合理的东西,例如我们运用到建筑中的建筑风水学。当然也不乏一些糟粕,那就是迷信。

    记者了解到,不仅是企业界、政府,包括一些高校的校园设计也与风水设计息息相关。例如,北京某高校将新闻传播学院设址在学校某大门附近,目的就是为了阻挡来自校外的“煞气”。“你仔细观察一下每个城市的规划建设,基本上每个市委,或者县委,旁边一定会有一个公安局,还有一个广播电视局,银行也在附近,基本上都有这个现象。”严先生告诉记者。

    就建筑风水的问题,记者采访了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周曙教授,他认为:“作为一种文化,风水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和套路。风水有两大依据,是易经和五行。如果在建筑方面讲究风水,科学性比较高。”

    一位对易经、风水有研究的孙先生告诉记者,现在风水行业中有很多风水师并不是真的懂风水,还有一些没有职业道德,完全按照求助对象想要的结果来说。“据我所知,行业内有一个内部规则:对不孝、无德的人不说。但很多风水师是有钱就接。”孙先生说,“我认为不能迷恋于风水,不能只想着求助于风水先生,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个人的行为。”

    有些官员听信风水先生所言,将道符垫于办公室桌角下为求高升。周曙教授分析说:“道符是纯迷信,没有任何科学性,但有心理上相当强烈的暗示作用。一个有想法的人有了暗示会天天提醒自己,在这方面会做得更认真,更小心。”

    在众多官员迷信风水,犯下弥天大错的案例中,风水行业的乱象也引人注目。有许多不懂《周易》的风水骗子在招摇撞骗,还有行业内一些专为赚钱的人号称“风水大师”,不讲职业道德,专门投其所好,进行高级行骗,承担勾结的纽带。

    孙先生说,由于风水行业本身并不公开,多数通过中华传统学术研讨会的形式来进行研究。风水行业进行工商注册时,基本不会以风水的名义注册,简单用起名馆,还有咨询公司,规模大一点例如生命科学探源之类。所以,这个“行业”很难监管,但是此“行业”也非完全隐蔽,雍和宫附近此行的生意就很红火,算命、测字、看风水的店铺一家接着一家。风水位于传统文化与迷信之间的尴尬位置,关键在于如何看待它。逃避,并非问题解决的方法。有效的引导、管理,才能去其糟粕,使中华传统智慧万古流传后世。

    官商勾结的纽带

    在官员迷信风水的案例中,常见的就是各种挡煞祝运的“风水楼”、“风水塔”、“风水景观”。从山东泰安原市委书记胡建学的“升官桥”,到山西省粮食局原局长高志信的“粮神殿”,再到前不久的山西省灵石县杨洪的“仕高山”。部分官员对风水学的痴迷崇拜,让人叹为观止。

北大政府管理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博士分析说:

“我认为,这种事情和风水师关系不大,关键是官员个人权力太大了。按理说应该有听证会、专家意见、项目评审等的监督,但是,风水建筑的频频出现,是‘一言堂’、‘一把手’现象,他们的权力不受制衡。”

缺乏监督、缺乏权力制衡的情况下,就难保官员不利用公权力谋私利,侵犯到公共利益,产生浪费公共资源的后果。

    联想山西省灵石县“石膏山改名仕高山”后,县委书记杨洪因贪腐落马的案例,杨洪在任时并非毫无作为,据报道,他上任后,就开始大力推进项目建设。真正使其落马的原因,是在项目建设中,监督的缺失,为贪腐的滋生创造了条件。此前有媒体报道,风水逐渐成为官员与商人之间交往和沟通的一种媒介。在风水的遮掩下,隐藏着许多潜规则。潜规则之一:官员看风水,商人来埋单;潜规则之二:风水当媒介,官商相勾结;潜规则之三:利用风水顾问,插手工程招标。一些时候,风水师就成为了官商相互勾结的纽带。

    王博士分析说:“官员、商人、风水师三者之间会涉及隐性交换,很多风水师都是投其所好。因为政府官员的权力在于批或者不批,倘若官员相信风水,风水师就会投其所好。商人若想投官员所好的话,就可以用风水师的方式。商人为了获得项目批准,可能就会按照风水师所说的帮官员把所需要的风水物品等准备好。这就是‘寻租’的一种形式。”这些隐性规则有没有触犯法律呢?“如果是官员明确授意商人支付看风水的费用,那毫无疑问属于行贿受贿。”中国政法大学的何兵教授说,“但这里常常就有空子可钻,如果一些商人就是‘帮闲’,官员又推说自己只是听听朋友的建议,法律上就很难界定。”这种隐性规则产生的根本原因,在于官员的个人权力太大,监督不到位,从而滋生腐败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作者系中国风水家协会副主席、著名风水家)  

 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请你留言